记者&nbsp顾俊

&nbsp&nbsp&nbsp&nbsp一条20厘米长的江刀卡在网上,闪亮的鱼身不停地拍打水面,渔网被慢慢拉出江面,鱼儿悬空而起。26日上午,在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永安洲镇马甸港附近的江面上,渔民何德龙捕到了一条长江刀鱼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早上6点多,他和弟弟何德贵各驾一艘柴油动力渔船,将一张流刺网撒入两船之间的江面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9点半收网。何德龙一脸苦笑。他说,捕捞刀鱼需两条船同时作业,六个人忙了3个多小时才捕了两条一两的鱼,六百元一斤,不过一百二十元,可柴油钱就要一百多元,加人员工资,算下来亏本呀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60岁的何德龙今年已撒网6次,总共捕到14条一两左右的刀鱼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10点,捕捞船都驶进马甸港,甲板上堆满了渔网。在狭小的船舱里,船主老李满脸疲惫。他揭开塑料盆上面的布块,只有一条不到一两重的刀鱼。另一条船的船主孙平则是空手而归。他说,捕捞刀鱼跟着潮水涨落走,涨潮时下网,退潮时起网。下网时,得好几个人配合将渔网下到十几米深的水下;起网时,几百斤重的渔网要大家一起用力拉。风里来雨里去,辛苦不说,还常常难有收获,一些渔民干脆就在家歇着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一些鱼贩整天守在江边,一旦捕捞船靠港,他们马上上前收购。“今年刀鱼的收购价比去年高出很多,二两重的江刀收购价一斤两千多元,三两以上的价格至少在两千六百元。”鱼贩老蒋说,今年的刀鱼少,所以价格特别贵。即使这样也是有价无市。每天有十几个客户向他预约刀鱼,但手上无货,不得不反复向客户赔不是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“清明前鱼骨软如绵,清明后鱼骨硬似铁”,说的是位列“长江三鲜”之首的刀鱼(另两鲜为鲥鱼、河豚),其肉嫩味鲜,有“天下第一鲜”的美誉。不过现在由于刀鱼越来越少,寻常百姓“春食江刀”的民俗成为了记忆。

&nbsp&nbsp&nbsp&nbsp泰州市渔政站站长高亚明说,造成刀鱼目前的状况有三大原因:一是长江口网具太多太密,过度捕捞;二是长江上游大量开建水利工程,导致下游水量不足,海水上溯致使长江口刀鱼繁殖环境受影响;三是水污染,特别是无毒的含氮污水排放,导致长江水的富营养化,刀鱼产卵地遭破坏。&nbsp
&nbsp